阿尔法公社如何“重度”服务早期创业者?

2017-05-26  来源: 中国金融智库网  编辑:yangjing  

文/中国金融智库特约撰稿人  杨澜澜

在死亡率极高的天使投资市场,天使创业与天使投资,更像天堂和地狱之间的“舞蹈”——走对了,后续融资连带受益,走错了,仿佛一脚“踩”进泥潭……

某种程度上,这场“舞蹈”更是一次双向选择。创业者在面对资本的“严加拷问”时,也在暗暗考量投资人:除了初始资金,VC还能提供哪些附加值?需要出让多少股权?天使轮后,VC能否跟投并继续为我“背书”?

“早期融资重要是融资源,因为对专注技术的初创团队而言,选择拥有丰富行业积累的投资机构,可快速获取首批用户以度过‘生死关’。”阿尔法公社联合创始人兼CEO许四清在接受《中外管理》专访时说,在快速融资之余,创业者还要避免出让过多股权,因为出让比例超过10%,将给公司发展留下硬伤,让后续资本难以进入,无法恢复。

阿尔法公社将以上投资理念概括为——重度帮助创业者、极度尊重创业者。

对此,有着20余年互联网创投经验、连续三次创业的许四清,有着自己的理解:早期创业者在国内互联网里,像丛林处于食物链最底端的小动物,先要生存,才能瞄准大鳄的空隙野蛮成长。很多人的失败,都源自对该生态的认识不足,沉浸在自身技术的幻想中……而阿尔法的核心价值,就在于给予创业者“重度”行业资源投入、BD对接支持,并结合移动互联网生态,分阶段对战略赛道卡位、树立垄断型标杆客户,以形成行业竞争优势。

“三大创新”重度服务早期创业者

怎样做才称得上“重度”帮助创业者?

这源自2014年许四清的一次硅谷YCombinator(下称“YC”)之行。他在参观中发现,YC50家企业竟被400个投资人争抢,而作为早期孵化鼻祖,硅谷每4家拿到A轮的企业中,就有一家来自YC。

“YC‘重度’服务模式,证明了分散个人天使行为,完全可由规模化机构完成,颠覆了VC六七十年来形成的商业模式;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孵化平台,将精选优秀创业者与高手集中在一起协同创业,就可源源不断‘批量生产’优质项目。”许四清说,那一刻让我萌生了回国做一家“中国YC”的念头,取名“阿尔法公社”(alphastartups),其中“Alpha”意为“最优秀的”、“公社”代表创业者的“家”。

此外,YC“对创业者极度尊敬”也与许四清的人生信条不谋而合。许四清坦陈,美国西部创业文化与‘硅谷人’骨子里的创新精神,让他们认为创业是件值得尊敬的事,VC的态度都是谦和有礼的;而我本身先后三次创业、理解其中艰辛,期间也看过无数团队、见证过他们的一路成长,或黯然失败。

“但创业失败在所难免,若有高人指点,有些失败完全可以避免;现实却是,没有几个创业者能碰到高手……那何不建立一个有效机制,将创业者和高手对接?”许四清回忆说,2015年初,我先后找到10多位曾带领公司在美国上市的成功创业者,宣布要建立类似YC的平台,反响强烈,很多人当场决定投资,阿尔法公社由此诞生。

同时阿尔法也对YC模式“重度”服务做了适度改良。许四清将其概括为“三大创新”:

一是不设立投资经理。阿尔法人员设置很简单,参与投资活动的只有合伙人,不设投资经理职位。“投资经理不能决定投资谁,但可决定不投资谁,这个职位设置本身就有问题,仿佛隔靴搔痒,很多需要直觉捕捉到的信息无法在第一时间完成。”许四清说,在我们的流程中,创业者只需到官网填写报名表,我和另一位创始合伙人直接审阅,一旦合适便会直接约谈,一改创业者印象中投资人“脸难看、话难听、面难见”刻板形象。

二是只占创业者10%以内股权。阿尔法认为,创业者最宝贵资源就是股权,天使轮是股权最“便宜”的时候,不应出让太多。举例来说,若天使轮出让15%,A轮出让25%,B轮12.5%,C轮7.5%,每轮都有一个期权池;假设项目做到C轮,那它最终能控制的股权只占30%-35%,变成替资本打工了!由此许四清告诫创业者,一方面在早期融资时保护好股权,只拿有“价值”的钱,维持小步快跑就行;二是创业者之间股权分配不要过于平均,CEO所占股权必须足够大。

三是不跟投,聚焦定制化融资方案。阿尔法绝不参与下一轮跟投,以保证对所有团队的公平性。对此许四清解释:通常A轮投资人会根据天使轮是否跟投来评判投资价值,这对创业者是巨大伤害,我们索性放弃在优秀项目加注的经济利益,全部不跟投。此后,则更专注于结合中国移动互联网生态,对战略赛道卡位,为每个项目提供定制化资源对接和BD支持;规避、借力BAT战略方向,协助创业者树立垄断型标杆客户以形成竞争优势。

初创团队选风投不必在意“虚名”

事实上,国内引入YC模式的早期投资机构远不止阿尔法一家。面对五花八门的机构与服务,创业者该如何选?

“我的导师、亚信创始人田溯宁曾告诫我:钱有‘价值’之分,每笔融资,都要最大化融到钱之外的价值、资源来帮助团队,尤其是在牺牲率最高的天使阶段。”许四清亦认为:一个有资源的投资人,能通过行业积累帮创业者渡过这一关,短时间快速获客,生存下去。

阿尔法投资的诸葛IO就是最好例证。它一年便获得7000家企业用户和两轮融资,要知道一年前的它还是一家孤独的数据分析企业,现在却要面临近10家的同行竞争。

而诸葛IO与所有合作方的对接,也全部基于双方需求的吻合。谈起当初如何帮助诸葛IO,许四清认为源自其本身的技术优势:诸葛IO作为基于用户洞察的精细化运营管理工具,已依靠技术实力在数据分析领域建立了很高门槛;加之产品本身过硬,在电商领域极具应用价值,我们便将其推荐给某团车业务方,一周便达成了合作。

“‘技术优势’也是我们所投项目的最大特征,初期创业者普遍资源捉襟见肘,精力集中于产品打造,没时间寻求横向合作,而这正是我们所擅长的。”许四清强调以上正是阿尔法“重度”帮助创业者的直接结果导向,要知道在“协同增效”诱惑下,即便是位高权重的行业领袖,也不会拒绝可弥补自身在细分行业空白的项目,此时创业者若能签几个高度认可自身价值的伙伴,那融到A轮将没有悬念。

除了融“资源”,阿尔法还建议创业者找有天使情怀的投资人,躲开“商人”。

许四清向《中外管理》解释:国内资本泛滥,投资只出钱不出力很普遍。若有资本跟你说他投过哪些知名项目,记住!那是他的事儿,跟你无关,因为投资人把越多时间用在寻找新项目上,对其财务回报越有利,所以你要观察他的思维模式离你有多近、对行业、资源有多了解,及愿花多少时间帮你,而不能只图机构的名气。

“初次创业的人,爱找名气大的机构投天使,是严重思维误区,耽误过很多创业者。因为VC和天使本质不同,如果主投A、B、C轮的VC在天使轮看上了你,那你必须有把握A轮它跟投,否则你的团队就被打上了“不再具投资价值”标签,试想重金压投天使轮的原有股东不跟投,如何让新投资人接棒?

挖掘toB资本“欠账”下的投资机会

2016年,成立一年的阿尔法交出了一份满意答卷:在其至今已投资近20个项目中,一半已成长为垂直领域用户量超越第二、第三名总和的绝对行业领袖。

难得的是,以上项目有三分之一面谈当天就定了下来。而后来也证明许四清眼光极其精准。其投资的在行/分答、薪人薪事、美洽、诸葛IO、坚果宠物、摩托邦等,全部在4到6个月内成为各自领域市场第一。如在行&分答2016年6月完成了由元璟资本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普思资本和罗辑思维跟投的2500万美元A轮融资,估值超过1亿美元。

尽管成绩不俗,但阿尔法仍在孜孜寻求各种极具增长潜力的市场投资机会。

“阿尔法投资范围toB与toC双线进行,但未来将在toB领域加大力度。因为过去20年间企业级服务市场的“资本欠账”太多。”许四清调侃:以前国内toB创业者常会被资本问到两个问题——你是toB与toC?如是toC,又被追问——此领域BAT介入了怎么办……圈内将其戏称为风投“经典两问”,足见当时资本市场对toB认知的匮乏。

而“资本缺位”也是直到互联网上半场,toB依然没有发展的主因。toB兴起于2015年,但由于资本过去20年间对其过度压抑,让当下该业务创业者极度缺少资源支持。

许四清坦陈,前段时间创业C端仍占主流,尤其围绕餐饮、交通、旅游的C端项目,已吸引大量资金短时间涌入。但也应正视崛起中的B端创业的优势:

一是B端避险能力更强。由于toB领域创业失败率较低,行业应用倾向性明显,且用户选择偏理性,不像C端用户那样赢家通吃。由此判断在当下如此之大的经济体量中,每个垂直领域的企业级服务市场,都将允许2-3个上市公司同时存在。二是人工智能创业机会巨大。由于toB下一个分水岭还是技术,所以预计未来十年人工智将成一个浪潮,该领域应用必将批量出现技术先导型的公司,而这种以数据做企业级服务的公司将在十年内爆发。

风潮来了,创业者如何抓住机会?

首先,由于国内SaaS只有有限几家老公司和一批新企业在做,许四清建议创业者要抓住机会。但不建议瞄准小企业,而是从初期就开发大中企业客户,因为国内“羊毛出在猪身上”模式在企业服务市场很难成立。

其次,在许四清看来,中国是唯一可和美国在SaaS上相媲美的国家,但由于美国有微软、谷歌,人才供给充沛。刚刚起步的中国亟须补充人才库,而随着国市场发展,必将吸引更多外来人才进入中国,创业者不妨多从外面搜罗优秀人才,帮他们“软着陆”。


中国金融智库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稿启示 - 法律声明 - 免责条款 - 隐私保护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zgjrz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05133号
版权所有:中国金融智库 sitemap
中国金融智库法律顾问:海勤律师事务所 王勇 合伙人 律师
中国金融智库 电话:8610-56225227/28/29/30 传真:010-51017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