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龙:我国也应建立市场熔断机制

2015-08-27 10:27:05  来源: 中国金融智库综合  编辑:panhao  

  面对如瀑布般倾泻的股市,央行周二晚间实施本轮股灾以来的第二次“双降”,被各方视为管理层呵护市场的重要举措。但市场积弱不堪,周三午后指数稍一翻红,沽空力量便排山倒海地涌出,沪市大盘最低被砸到2850点,深市被砸到9776点,与6月初高点比已近乎腰斩,这种跌法让人目瞪口呆。

  过去两个月间,市场的空头如嗜血的屠夫,横行场内进行无情的屠杀。每一次,它们如同贪婪的秃鹫,站在高高的山巅,实施一次精准的俯冲,血腥捕食它的猎物。而在政策护佑下以国家队为代表的多方却一再被淹没在血泊中。举国之力的多方与空方阵营对决力量如此悬殊。

  本周二,IF1509、IH1509、IC1509三大股指期货合约全部跌停,贴水分别为221.33、104.25、610.01点,周三,这三大合约依然下挫,其中IC1509跌幅逾8%,凶残的空头通过现货期货两个市场继续屠戮多头,加剧股市的非理性下跌,市场血流成河,信心崩溃,千百万投资者绝望之极,加大针对股指期货跨市场操纵行为的精准打击关系到市场的生死存亡,已是迫在眉睫。

  在国家强力部门进驻并派调查组赴沪调查恶意做空一个多月后,凶残的空头力量为何还如此依然肆无忌惮,一路大举做空而畅行无阻,至今全无收手迹象,并且一再得逞,空头大势力有把市场多方力量全部斩尽杀绝之势,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嚣张,长驱直入,所向披靡,并且屡屡得手。

  反思这一过程,极有可能是市场机制设计出了漏洞被合法或非法利用,恶意做空者以小齿轮转动大齿轮,引发连续反应,其跨市场操纵的血腥的惊天暴利是建立在千百万投资者累累白骨之上的。

  本轮市场大幅波动以来,中金所[微博]为稳定市场,多次调整股指期货的交易规则,周二晚间,在央行“双降”同时,鉴于三大期指短线超跌明显,主力合约均有较大贴水,中金所调整了沪深300(3099.577, 73.89, 2.44%)、上证50、中证500期指非套保持仓交易保证金标准。

  自8月26日结算时起,沪深300、上证50和中证500期指各合约的非套保持仓的买入持仓交易保证金,由合约价值的10%提高到12%。8月27日结算时起,三大期指各合约非套保持仓买入的交易保证金进一步提高到15%。8月28日结算时起,进一步提高到20%。并调整三大期指日内开仓限制标准。自8月26日起,将单个股指期货产品、单日开仓交易量超600手的行为认定为“日内开仓交易量较大”的异常交易行为。

  周三晚间仔细看一下盘面和三大期指合约的走势,不禁被吓出一身冷汗。按新的交易保证金规则,周四开始,股指期货的多头空头保证金均由10%提高到15%,但套保的空头保证金还是10%。

  现在,场内多方早已被打得缺胳膊断腿,奄奄一息,多空力量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空方有巨额暴利支撑,加点保证金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而亏损累累、弹尽粮绝的多方,如果无力追加保证金,只能自动平仓出局,在市场如此脆弱的情况下,期货市场多翻空的结果,会诱发并加剧现货市场的多杀多,形成恶性循环,负反馈机制加剧继续暴跌的风险,对于羸弱不堪的市场来说是雪上加霜,与中金所的良好愿意背道而驰。

  昨晚10点,笔者电话请教市场内的专业人士,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经我这一说也大惊失色,认为这不是限空而是逼多方自宫。股指多空保证金周三增加到20%,周四增加50%,后天增加100%,空头膘肥肉厚,易如反掌,而多方拆屋卖地也来不及补保证金,只有砍仓出局。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投机多头和套保空头一个保证金水平,而提高对投机空头的保证金比例。这一明显的规则漏洞如被嗜血的空方发现,不费吹灰之力,只要借场内套保的空头力量就能把多头全部打飞,三大期指如继续重挫,现货市场将陷入一片火海,所有挽救市场危局的积极努力都可能功亏一溃。

  中国资本市场处在非常危急的时刻,必须严肃指出,中国资本市场不是一小撮恶意做空中国的投机客们的跑马场。鉴于股指期货存在跨市操纵的特殊性、操作和监管层层面的专业性和复杂性,在本轮股灾中其对市场近乎毁灭性的破坏已经呈现。作为一个学者,我完全赞同刘姝威教授的观点,种种迹象表明,股指期货已成为恶意操纵中国股市的神秘武器,如果听任手持“尖端武器”的恶意做空者肆意屠杀身无寸铁的散户。

  那么,股市的更大危机可能难以避免。值得借鉴的是,19日,美国证监会[微博]禁止做空金融股,欧洲多国相继跟进,美三大期货交易所在股指期货下跌5%时即启动熔断机制。而我们过去一个多月间股指近乎腰斩,多少个5%跌去了,如果再犹豫不决,不对明显的出血口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止血,或将犯下历史性错误。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我国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现在,我们正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严重股灾,如果处置不当,混乱的信号不断叠加,中国股市的信心如被摧毁将危及整体改革,可能会诱发包括银行券商在内的更大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经此一役,在付出巨大代价和惨痛教训后,要深刻反思在金融创新和金融爆炸时代制度缺损和监管错配。恩格斯说过,每一次巨大的灾难都是以历史的进步作为补偿的。拯救危局,该是行动的时候了。资本市场的风险传导是如此猛烈,它考验我们的专业素养、领导力和灵敏的快速反应能力。经此一役,只有充分吸取教训,凝聚宝贵共识,市场参与者和监管者能更加理性成熟,中国资本市场才能在凤凰涅槃中实现浴火重生。

  建议决策层从国家金融安全的高度,借鉴美国和欧洲国家最近的危机应对机制,建立市场熔断机制,或立即暂停股指期货交易,既然不能“在线修复”,为防止这趟“危险品列车”更严重的倾覆危机,停车检修是必要的。同时建议成立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对市场进行全面调查,特别是获利巨大的帐户,其资金来源、进出路径、实际控制人要逐一核查摸清,给党和政府、给民众、给历史一个负责任的交待。



中国金融智库
通用右侧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稿启示 - 法律声明 - 免责条款 - 隐私保护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zgjrz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05133号
版权所有:中国金融智库 sitemap
中国金融智库法律顾问:海勤律师事务所 王勇 合伙人 律师
中国金融智库 电话:8610-56225227/28/29/30 传真:010-51017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