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因素分析

2017-03-20 11:54:59  来源: 中国金融智库综合  编辑:editor01  

     贷款减值准备是为了防止贷款风险给银行造成一定量的损失而提取的,是商业银行持续稳健运营的前提保证。本文概括了国内外有关贷款减值计提的相关文献,从贷款减值与资本管理研究、贷款减值与经济周期研究、贷款减值与利润平滑研究、贷款减值与运营前景信号这四个方面进行归纳总结。本文以上市商业银行为研究对象,采用2009年—2015年的数据,从贷款减值与资本管理、贷款减值与经济周期、贷款减值与利润平滑、贷款减值与运营前景信号、贷款减值与风险控制五个角度研究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影响因素分析,并给出了政策性建议。


一、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的重要意义

贷款减值准备是为了防范贷款风险给商业银行造成一定量的损失而提取的。贷款减值准备不但能够对到期不能收回的不良贷款起到补偿作用,而且对银行未来的经营状况也起到了一定的预警作用。巴塞尔委员会主席麦克堂纳曾讲过,造成银行产生信贷风险的主要原因是贷款减值计提制度的不完善,另外贷款减值计提缺乏透明度也会导致信贷风险的发生。


现有国内外文献表明,商业银行破产的直接因素是不良贷款引发的信贷危机。作为具有公开吸储和放贷功能的公众性金融机构,商业银行本身就具有广泛的公众性和社会性,上市商业银行作为上市公司在原先公众性的基础上,更叠加了资本市场特有的公众性,因此,贷款减值计提影响因素的研究,对上市商业银行的风险管理具有更为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二、贷款减值计提因素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尽管缺乏足够的贷款减值准备金一定会给银行的安全性造成影响,但并不意味着计提越多的贷款减值准备对商业银行就越有利。相反过量的计提贷款减值准备不仅会降低银行的获利能力,还会引发银行信息透明度问题。


 2007年财政部颁布的新会计准则对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政策做了一定调整,要求采用未来现金流量法计提贷款减值准备。现金流量法与五级分类法相比,可使商业银行更加精细、客观的计提贷款减值准备,真实反应贷款价值,但同时也使商业银行计提贷款减值准备的动机或影响因素发生变化。为了保护投资者正常利益的获得,提高会计信息的透明度,保证银行持续稳定的经营,商业银行应当在规范合理的水平下计提贷款减值准备。


国内外的研究现状表明,贷款减值计提主要与以下因素相关:

(一) 贷款减值与资本管理

在很多国家贷款损失拨备作为资本金的组成部分,这种规定很可能会导致银行为了满足特定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利用贷款减值拨备来操纵资本金。JABikker2002[1]通过对29个国家5000家银行19912001年的财务数据分析后发现,如果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低时,通常计提较多的贷款减值准备。而MSkimWKross 1998[2]通过比较93家银行19851988年与19901992年的贷款核销数发现,19901992年资本充足率较低的商业银行为了规避制裁,更倾向将利润记作资本而减少贷款准备金的计提;而资本充足率相对较高的银行,贷款减值的计提数没有发生较大变化,但贷款减值的核销金额在19901992年明显变大。

(二)贷款减值与经济周期

BouvatierLepetit 2008[3]]研究发现,当经济处在繁荣阶段时,投资者对未来预期持乐观态度,此时商业银行会加大对信贷额的投放;而当经济处在低迷阶段时,银行会减少信贷的投放力度增加对贷款损失的计提。Arpa2001[4]将宏观经济与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相联系,假设随着宏观经济走势的变动,银行的贷款质量也会产生相应的变化。在贷款质量变化的过程中,银行是通过贷款损失的计提产生作用的。

(三) 贷款减值与利润平滑

贷款减值准备作为资产的备抵项目,其计提数量的多少会影响最终利润大小。因此商业银行的管理者出于各种动机,通常采用贷款减值来进行利润平滑。Bha1996[5]通过对美国资产规模较大的商业银行,19811991的年报数据研究后发现,大型银行普遍存在利用改变贷款减值计提额进行利润平滑,而且当银行的存贷比率和负债比率越高,管理者越可能利用贷款减值平滑利润。LaevenMajnoni2003[6]发现贷款减值准备与财务盈余之间显著正相关,即预期损失低于实际损失时,银行少计提贷款减值准备而使盈余不会明显减少;而当银行预期的损失高于实际损失时,又通过增加贷款减值的计提来隐藏利润,使得会计盈余不会迅速增加。

(四)贷款减值与运营前景信号

Barneaetal1975[7]研究表明贷款损失计提的增长,能够反映银行拥有足够的利润来应对可能发生的风险,因为利润是公司经营好坏的传递信号。GrammatikosSauders1990[8]研究发现贷款减值准备具有信号释放功能,如计提较多的贷款减值准备预示着银行将面临较大风险,银行的股票价格因此而会下跌。Heworth1953[9]通过研究发现公司可以通过利润平滑,达到少交纳税收的目的,并由此显示公司较高的管理水平。管理者一般认为利润平滑能够降低未来现金流的不确定性,因此降低了公司的融资成本。


三、当前我国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现状

本文对16家上市商业银行20092015年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进行了统计。统计结果见表3-1,图3-1可以直观反应样本商业银行各年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的变化情况。


3- 1  2007-2013年样本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统计

1.jpg 

数据来源:根据万德数据库和上交所、深交所财务报告的数据,经整理得到

2.png

3- 1  样本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统计图

结合表3-1和图3-1可以发现,2009年至2015年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大致呈U型变化,上市商业银行平均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为2.14%2009年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为7年中最大值3.68%,随后呈下降趋势下降至2011年最低点2.05%,下降幅度为1.63%,从2012年起贷款减值准备呈逐步上升趋势,2015年贷款减值计提率上升至2.49%,上升幅度为0.86%


为了进一步描述贷款减值计提率的变化情况,本文对16家上市商业银行20092015年贷款减值计提率变化趋势进行了分组研究。图3-2和图3-3是对16家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率的分组统计结果,可以更直观的反应各家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率的变化趋势。

3.png

3- 2  样本商业银行分组贷款减值计提率变化趋势图(一)


3-28家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率大致呈波浪型变化趋势,除平安银行和兴业银行外其余银行变化趋势相对平缓。统计发现,平安银行在2010年期间贷款减值计提率下降到最低点0.71%随后逐年增加,2013年至2015年期间兴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率上升幅度较大,上升幅度为1.12%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平安银行和兴业银行对未来经济发展持乐观态势,大量增加贷款发放量,最终导致其坏账增多,为应对可能发生的损失,两家银行逐年提高了贷款减值计提率。

4.png 

3- 3  样本商业银行分组贷款减值计提率变化趋势图(二)

3-38家上市商业银行除农业银行外贷款减值计提率变化趋势与总样本几乎一致呈U型变化,变化幅度相对较小。由于农业银行2007年贷款减值计提率较为异常高达22.02%,因此未在图3-3中进行列示。农业银行2010年贷款减值计提率下降到最低点2.75%后逐年增加。究其原因可能是2009年农业银行采用未来现金量法计提贷款减值准备,并补充计提了以前年度发生的所有贷款减值准备,最终导致贷款减值计提率急剧增加。


四、对影响贷款准备计提因素的回归分析


  为了验证贷款减值与资本管理、贷款减值与亲周期性、贷款减值与盈余管理、贷款减值与风险控制等计提因素的影响,本文采用多元线性回归模型对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减值计提影响因素进行回归分析。建立以下多元线性回归模型:

LLA=α0+α1 CAR +α2L +α3 EBTA +α4EBTA +α5 BL +α6DA +ε

上述模型中各变量定义及赋值参见表4-1

4- 1  变量设计表


5.png

(一) 描述性统计

4-2列示了各变量描述性统计结果。20092015年,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LLA的平均值为0.0226,即在全样本中贷款减值准备计提量占贷款总额的2.26%,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的标准差仅为0.0060,预示着商业银行基本遵循相关规定,贷款减值风险基本一致。资本充足率CAR的均值为0.1226,标准差为0.0292。银行贷款增长率L差异较为明显,贷款增长率最小值只有-0.1077,而贷款增长率的最大值为0.7426,平均值为0.2265L的标准差为0.1237,表明各商业银行贷款增长量存在显著差异,可能的原因是各商业银行资本实力不同以及对未来经济走势的判断不同。盈余管理变量EBTA相差较大,最大值为0.0353约为最小值0.00595.98倍,盈余管理变量EBTA的均值为0.0222,即减值准备前利润总额占总资产的2.22%,显示各商业银行获利能力存在很大差异。信号传递变量EBTA的均值为0.0050,最小值为-0.0198,最大值0.0154。不良贷款率变量BL均值为0.0123即不良贷款占总资产的比重为1.23%,最大值为0.0562,最小值为0.0035。银行资产负债率普遍较高,资产负债率变量DA均值为0.9423即负债占总资产的比重为94.23%,最小值为0.8693,最大值为0.9780这表明上市商业银行通过资产负债率进行风险控制的动机相对较小。

4- 2  2009-2015年样本商业银行变量描述性统计

1.jpg

数据来源:根据万德数据库和上交所、深交所财务报告的数据,经整理得到 

下面通过散点图对各自变量与贷款减值计提率(LLA)之间的相关关系做简单描述。图4-1至图4-7分别为贷款减值计提率(LLA)与资本充足率(CAR)、贷款增长率(L)、盈余管理变量(EBTA)、信号传递变量(EBTA)、不良贷款率(BL)、资产负债率(DA)之间的散点图。


根据图4-1可知,20092015年上市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资本/风险加权资产,CAR)在样本区间呈先下降后上升趋势,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也呈先下降后上升趋势,即资本充足率与贷款减值计提率同方向变化,这同假设1预期结果相一致。图4-2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增长率(贷款增加量/上期贷款额,L)在样本区间呈先上升后下降趋势,同贷款减值计提率反向变动,这支持了本文假设2的预期结果,当经济衰退时商业银行减少贷款的发放量,计提较多的贷款减值准备。

2.jpg

4 -1   样本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与资本充足率散点图

 

3.jpg

4- 2   样本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与贷款增长率散点图

如图4-3所示,20092015年上市商业银行盈余管理变量(本期准备前利润总额/总资产,EBTA)在样本区间呈U型变化,贷款减值计提率也成U型变化,即贷款减值计提率与盈余管理变量呈正相关变化,表明商业银行收益较低时,会减少对贷款减值准备的计提。图4-4显示,2007年至2008年贷款减值计提率LLA与信号传递变量EBTA反方向变动;但2008年至2013贷款减值计提率LLA与信号传递变量EBTA呈同方向变动,即贷款减值计提率LLA与信号传递变量EBTA仅在2010年至2015年变动方向与本文假设4预期结果一致。这可能是由于国内投资者与国外投资者相比还不够成熟,股票投资活动具有一定的盲目性。

4.jpg

4- 3   样本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与盈余管理变量散点图

5.jpg

4- 4   样本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与信号传递变量散点图

如图4-5所示,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LLA与不良贷款率BL2009年至2011年变化方向一致均成下降趋势,2011年至2013年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呈上升趋势而不良贷款率呈下降趋势,2013年至2015年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与不良贷款率均呈上升趋势,因此只有在2009年至2011年以及2013年至2015年二者变动方向与本文假设5预期结果一致。从图4-6中可知贷款减值计提率与资产负债率在2009年至2010年二者均呈下降趋势,2010年至2015年贷款减值计提率与资产负债率变动方向相反,因此只有在2009年至2010年二者变动方向与假设6预期结果一致。以上散点图只是简单的描述了各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的相关关系,而这些因变量是否对自变量具有显著影响还需下文做进一步研究。

6.jpg

4- 5   样本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与不良贷款率散点图

 

7.jpg

4- 6   样本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与资产负债率散点图

(二)相关系数检验

为验证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率LLA与资本充足率CA、贷款增长率L、盈余管理变量EBTA、信号传递变量EBTA、不良贷款率BL、资产负债率DA之间是否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本章首先对各变量进行了Pearson相关性检验,表4-2是各变量之间相关系数及显著性分析结果。从相关系数分析表中可以看出,其中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率LLA与贷款增长率L1%的水平上显著负相关,相关系数为-0.325,说明贷款增长率越高商业银行可能计提越少的贷款减值准备。银行贷款计提率LLA与盈余管理变量EBTA1%的水平上显著正相关,相关系数为0.664,预示着当本期经营效益不乐观时出于美化报表的目的商业银行通常计提较少的贷款减值准备。银行贷款计提率LLA与信号传递变量EBTA1%的水平上显著负相关,相关系数为-0.283,与本文假设4(信号传递假设)预期结果相反,可能的原因是我国证券市场还不够完善,股票投资活动具有盲目性。银行贷款计提率LLA与不良贷款率BL1%水平上显著正相关,相关系数为0.546,表明不良贷款率越高商业银行可能计提越多的贷款减值准备。其他解释变量P值大于显著性水平10%,表明银行贷款减值计提率LLA与资本充足率CAR、资产负债率DA不具有显著相关关系,可能的原因是上市商业银行更加关注盈利目标,相对忽视资本充足率以及资产负债率可能引发的财务风险。

4-2   Pearson相关系数分析

8.jpg


**.
0.01 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 0.05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 

将各自变量之间的相关关系进行比较后发现,相关性最高的是资本充足率变量CAR与资产负债率变量DA系数为-0.881,其次为信号传递变量EBTA与不良贷款率变量BL系数为-0.456,其他自变量之间相关系数的绝对值都小于0.45。为了排除各自变量之间可能存在的共线性问题,我们对6个自变量的方差膨胀因子(Variance Inflation FactorVIF)进行了检验。表4-3显示了6个自变量的VIF值,检测结果显示盈余管理变量EBTA、信号传递变量EBTA、不良贷款率变量BLVIF值均在1.3左右,贷款增长率变量LVIF值最低为1.146资本充足率变量CAR和资产负债率变量DAVIF值相对较高,分别为4.7784.873VIF的平均值为2.469。通常研究表明,VIF值小于10即可认为各变量之间没有共线性问题,本文所有变量的VIF值远小于10,因此初步认为本文各自变量之间不存在共线性问题。

4- 3   自变量方差膨胀因子(VIF

9.jpg

  (三)独立样本T检验

    为了研究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高低不同的两种情况下,上市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的计提与资本充足率CAR、贷款增长率变量L、盈余管理变量EBTA、信号传递变量△EBTA、不良贷款率BL、资产负债率DA之间是否存在显著性差异,本文进一步将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与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平均值相比较,小于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平均值设置为低组即LLA=0,大于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平均值设置为高组即LLA=1,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如表4-4所示 

4- 4   独立样本T检验

10.jpg

注:此处“***” “**” “*”分别表示变量系数在0.01、 0.050.1水平上显著

从表4-4独立样本T检验中发现自变量△LEBTA、△EBTABL均在1%水平上显著,表明在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高低不同的两组样本中,贷款增长率△L、盈余管理变量EBTA信号传递变量△EBTA不良贷款率BL具有显著性差异。当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较高时贷款增长率L的平均值相对较低为0.1930,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较低时贷款增长率△L的平均值相对较高为0.2587T检验中二者在1%的水平上显著差异(T值为-3.544),独立样本均值T检验支持了假设2(亲周期性假设),表明当经济衰退时商业银行通常会减少贷款的发放量,计提较多的贷款减值准备。


当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较高时盈余管理变量EBTA平均值相对较高为0.0245,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较低时盈余管理变量EBTA的平均值相对较低为0.0200T检验中二者在1%的水平上显著差异(T值为6.491),独立样本均值T检验支持了假设3(贷款减值与盈余管理),商业银行计提准备前利润总额与总资产之比与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正相关,预示着当本期经营效益较好时管理层出于隐藏利润的目的可能计提较多贷款减值准备。


当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较高时信号传递变量EBTA的平均值相对较低为0.0042,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较低时信号传递变量EBTA的平均值相对较高为0.0058T检验中二者在1%的水平上显著差异(T值为6.659),但独立样本均值T检验与假设3(贷款减值与信号传递)预期相反。可能的原因是我国证券市场还不够完善,国内投资者投资活动同国外相比还不够成熟。


当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较高时不良贷款率变量BL的平均值相对较高为0.0163,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较低时不良贷款率变量BL的平均值相对较低为0.0084T检验中二者在1%的水平上显著差异(T值为6.491),独立样本均值T检验支持了假设5风险控制假设),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与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正相关。


另外由于CARDASig.值大于0.1则表明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LLA低两组样本与资本充足率CAR、资产负债率DA均不具有显著性差异,这可能是迫于经营绩效考核以及收益波动可能导致股票价格不稳定的压力,上市商业银行可能更加关注盈利目标,相对忽视资本充足率以及资产负债率可能引发的财务风险。这些变量对银行计提贷款减值准备是否具有显著影响还需进一步研究。

(四)回归结果

回归结果如表4-5显示:


1资本充足率变量CAR与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LLA5%水平上显著正相关,相关系数为0.054Sig值为0.019),说明资本充足率较低的银行,更可能计提较少的贷款减值准备,这与JH CollinsJM WahlenDA Shackelford1995)的研究是一致的。资本充足率作为重要的考查指标之一,商业银行为了达到监管部门的要求可能出现不计提或者少计提贷款减值准备的现象


2、贷款增长率变量△L与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LLA10%水平上显著负相关,相关系数为-0.004Sig值为0.095), 说明当经济繁荣发展时商业银行对未来经济持乐观态度,增加贷款发放量减少贷款减值准备计提量;当经济萧条时商业银行为降低可能发生的损失,减少贷款发放量加大贷款减值准备计提量。


3、盈余管理变量EBTA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LLA1%水平上显著正相关,相关系数为0.664Sig值为0.000),说明商业银行收益较高时为进行利润平滑,更倾向计提较多的贷款减值准备,当本期经营效益较好时管理层出于隐藏利润的目的通常计提较多贷款减值准备,当本期经营效益不乐观时出于美化报表的目的通常计提较少的贷款减值准备。


4、不良贷款变量BL与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LLA1%水平上显著正相关,相关系数为0.255Sig值为0.000),说明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越高时可能计提越多的贷款减值准备。当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较高时面临较高的财务风险,为了降低财务风险所带来的不必要损失,商业银行一般计提较多的贷款减值准备;当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较低时面临较低的财务风险,发生损失的可能性较低,计提较少的贷款减值准备。


5资产负债DA与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LLA5%的水平上显著正相关,相关系数为0.017Sig值为0.043),说明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率越低时可能计提越少的贷款减值准备。


6、信号传递变量EBTA与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率LLA没有通过显著性检验,说明贷款减值准备的计提情况并不能反应银行未来收益状况,并且回归结果符号与假设中预期符号相反。这可能与我国不完善的证券市场有关,同国外投资者相比国内投资者还不够成熟,股票投资活动具有一定的盲目性,从而降低了银行利用贷款减值准备传递未来收益变化的动机,并且在国内贷款减值准备的实证研究中也没有出现上市商业银行利用贷款减值准备传递未来收益变化的结论。

4- 5  多元线性回归分析表

11.jpg

注:此处***” “**” “*分别表示变量系数在0.01 0.050.1水平上显著


五、  政策建议


第一,上市商业银行针对贷款减值准备应建立完备的风险管理体系。计提贷款减值准备时需要对可能发生的损失进行合理的估计,既不能低估风险发生的可能也不能高估风险发生的可能。会计准则要求在计提贷款减值时应遵照未来现金流量法,从而要求信贷管理人员选择真实的折现率合理判断贷款的未来现金流量。对于这些判断和估计需要银行拥有大量的历史数据,并依靠计算机技术建立风险定价模型。因此,上市商业银行需建立完备的风险管理体系,协调好各个部门之间的工作职能,配备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把主观因素对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的影响降到最低层次。


第二,进一步完善贷款减值准备信息披露,增强信号传递的有效性。系统规范的披露体系对贷款减值准备的计提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将披露内容详细化可以使得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行为更加规范,从而向外界提供更加真实有效的信息。尽管2007年新会计准则颁布后,上市商业银行较以前年度相比信息披露方面有了很大改进,但各商业银行没有清楚的披露贷款减值的评估标准,不能保证计提的贷款减值准备只针对所有已发生的损失。利益相关方通常可以了解贷款减值准备金额的变化情况,却不清楚这些变化的具体原因。因此,不仅要明确贷款减值披露的定性标准,而且还要明确商业银行贷款减值披露的定量标准。另外也应披露单项贷款和组合贷款所使用的计量方法,从而保证利益相关者通过所提供的信息推算出贷款减值准备应计提的数量,进而判断商业银行计提的贷款减值准备数量是否合理。


第三,强化商业银行审慎监管及第三方审计,防范商业银行利用贷款减值进行盈余管理活动。金融监管部门在我国具有很强的权威性,积极执行监管部门发布的各项规章制度,这对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也导致商业银行的发展缺乏灵活性,所以监管部门应当客观评价商业银行可能遇到的风险,及时采取审慎监管模式对风险进行监测、预警和控制。独立性对于商业银行的外部审计是十分重要的,但由于上市商业银行规模较大,在接受外部审计时表现的非常强势严重影响审计的独立性,注册会计师获取的有关贷款减值准备信息通常缺乏真实性,面对银行高管所施加的压力注册会计师又不得不做出一定让步,因此注册会计师在审计过程中很难做到完全独立。所以,金融监管部门和上市公司监管部门都应关注银行外部审计的独立性问题,为避免银行高管层干涉审计工作,使得注册会计师应对财务报表进行独立审计。



参考文献

[1] JABikker. Bank provisioning behavior procyclicality[J].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arket ,2002(6):19-21

[2] MyungSun Kim ,William Kross .The impact of the 1989 change in capital sandar don loan Ioss provisions and loan write-offs[J].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es,1998(3):66-69

[3] BouvatierV,Lepetit L. Banks procyclical behaviordoes provisioning matter? [J].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arkets,Institute and Money,2008(18)513 -526.

[4] Arpa M.Giulini I.Ittner A.Pauer F. The influence of macroeconomic developments on Austrian banksimplications for banking supervision [Z]. BIS 2001.

[5] BhatVN.Banks and income somethingAnempirical analysisAPPlied Finaricial Economies,1996(6)

[6] LaevenL,MajnoniG.Loan loss provisioning and economic slowdowns: too much, too late [J].JournalofFinancialIntermediation,2003(12)

[7] Barnea, A., J. Ronen and S. Sadan The Implementation of Accounting Objectives: an Application to Extraordinary Items [J].Accounting Review, 1975(50):58-68.

[8] Grammatikos,T.,Sauders,A.Additions To Bank Loan-Loss ReservesGood News or BadNews [J].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1990(25):289-304.

[9] Hepworth, S. “Smoothing Periodic Income”[J].Accounting Review, 1953(1): 32-39.

[10] 刘承志. 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制度的回顾与评价[J]. 事业财会,2006,(06):8-12

[11] 杨家新. 贷款减值准备研究[J]. 金融会计,2007,(11):16-22

[12] 司振强.新会计准则下的贷款减值准备监管问题研究.会计研究,2008,(4:4-8

[13] 李金,郑静,陶奕列和张桃园. 刍论我国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的合理计提[J].商业时代201117): 45 -46

[14] 蔡逸轩,罗剑群.商业银行贷款减值损失准备会计政策选择动因实证研究[J].会计之友,200911):59-60

[15] 王小稳.关于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的实证研究[J].中国管理信息化,201013):53-56

[16] 宋洪吉,李慧.关于贷款减值准备与监管资本关系的研究—基于银行逆周期监管视角:[J].金融市场,20136):28-32

[17] 宋付杰.我国商业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研究 [D].中国海洋大学,2013(3) 

[18] 王莹.上市银行贷款损失准备计提实证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1228):58-59

[19] 宋宏洁.上市银行贷款减值准备与资本充足率的实证研究[J].现代管理科学,2013651-53

[20] 许友传,杨继光. 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与盈余管理动机[J].经济科学,2010(2)94-103

[21] 陈雯靓,吴溪. 我国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计提与利润平滑:新会计准则的影响[J].审计研究,20141):105 -11

[22] 周红,武建.中国上市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计提动机实证研究[J].资本市场,20131):59-61

[23] 郭杰,洪洁瑛. 银行贷款损失拨备的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微观数据的经验证据[J].金融评论,20111:11-15

[24] 陆正华,马颖翩,戴其力.上市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的财务影响因素—基于A股市场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会计之友,200912):95-97

[25] 孙红梅,鲍晓英.完善上市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引入预期损失模型[J].财会月刊,20127):74-75

[26] 赵胜民、翟光宇.张瑜.我国上市商业银行盈余管理与市场约束—基于投资收益及风的视角[J].上海经济研究,20121:75-84

[27] 孟艳琼,宋昙青.组合方式减值测试下贷款减值会计模型的应用[J].会计之友,201112):115-118

[28] 赵志教,李爱华和余昭霞.基于KMV模型的贷款减值准备计提方法[J].财会月刊,2011370-71

[29] 许友传,杨继光.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与盈余管理动机[J].经济科学,20102:94-103

[30] 谈俊.银行顺周期性文献述评[J].金融评论,201203):113-126

[31] 程璐.我国金融类公司盈余管理实证研究[D] .南开大学(2010

[32] 孙红梅,鲍晓英.完善上市银行贷款减值准备计提:引入预期损失模型[J].财会月刊,2012,(07):74-75

[33] 罗进辉,万迪昉,李超.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盈余管理与公司治理结构——来自 2004-2008年中国制造业上市公司的经验证据 [J] .中国会计评论, 2010(6)179-199

[34] 代冰彬,陆正飞,张然.资产减值:稳健性还是盈余管理 [J] .会计研究, 2007(12)35-42

 

  作者简介:郭志 会计学硕士   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扬州邗江支行

            薛漪琦  中国审计大学2013级会计系



中国金融智库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稿启示 - 法律声明 - 免责条款 - 隐私保护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zgjrz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05133号
版权所有:中国金融智库 sitemap
中国金融智库法律顾问:海勤律师事务所 王勇 合伙人 律师
中国金融智库 电话:8610-56225227/28/29/30 传真:010-51017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