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少鹏:股市不应为金融整顿“杯弓蛇影”

2017-05-11  来源: 中国金融智库综合  编辑:editor01  

  昨日,上证综指再创近期新低,接近今年以来最低点,创业板击穿2015年大调整时的最低点;并且,上证综指已经连续17个交易日低开。虽然经济基本面和政策面并不支持股市继续走低,但不稳定情绪有所蔓延,出现了一些杯弓蛇影式的反应,应引起充分重视。全面客观地看待当前经济形势,完整准确地理解相关政策意图,稳定市场预期,做好包括股市监管在内的金融监管工作,十分重要。


  首先,监管部门对一些金融领域加强整顿,客观上促使部分资金降低风险偏好,短期内对股市运行形成有一定压力。但对此过度担忧,甚至认为股市会进入新一轮深度调整,笔者认为是难以成立的。


  目前进行的金融整顿主要目的是排查处置风险点,夯实金融改革发展的基础。从各个金融领域来看,风险分布并不是均衡的,目前排查重点是保险、地方债务、互联网金融等,特别是查处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行为。就股市而言,自2016年2月以来一直没有停止风险排查,并且取得了显著成绩。2015年下半年股市大调整后,市场下行风险不是增加了,而是大大减少了。


  股市监管政策是立体的和多方位的,既有对资产重组、再融资等的约束性措施,也有对现金分红、中小股东行权等的激励性措施,既有遏制次新股、纯粹概念炒作等短期措施,也有完善信息披露制度等长期措施。所有措施都是为了建立优胜劣汰、优质优价的良好市场生态,去除过度炒作、内幕交易等弊端。这对于理性投资者是最大的保护,有利于形成以业绩和成长性为核心的投资氛围。


  尽管存在热点持续性差、资金面偏紧等市场性不利因素,但4月中旬以来的调整仍有过度之嫌。笔者相信,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创新不会因整顿而停顿,稳中求进的基调也不会改变;经济基本面和政策红利将支持大盘止跌企稳。


  第二,要将维护金融安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与推进金融改革发展联系起来考虑,全面理解政策内涵。要通过深化改革,实现“十三五规划”的各项金融发展任务。


  习-近-平总-书记在4月25日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指出,维护金融安全,要坚持底线思维,坚持问题导向,在全面做好金融工作基础上,着力深化金融改革,加强金融监管,科学防范风险,强化安全能力建设,不断提高金融业竞争能力、抗风险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他还特别提到“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总-书记的论述统筹了深化改革、加强监管、防范风险、提高能力等金融工作的主要方面,我们要深入理解并落到实处。


  学习习-总-书记关于金融工作的讲话精神,还应当与“十三五规划”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内容结合起来。“十三五规划”专章谈了金融体制改革,总的提法是“完善金融机构和市场体系,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机制,深化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健全现代金融体系,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支持经济转型的能力,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这一章分别用三节论述了“丰富金融机构体系”“健全金融市场体系”“改革金融监管框架”,为金融市场发展明确了任务和路线图。我们讲维护金融安全,不是指单纯的平平稳稳,不是没有效率和创新活力的“太平”,而是要在守住风险底线的前提下,深化体制改革,促进金融市场发展。


  维护金融安全和稳定,应该是始于“责任”、终于“为民”。就是说,从事金融工作的各个主体要坚守社会责任,金融安全和稳定的最终落脚点是为人民服务,提高人民福祉。要使金融体系、金融机构、金融产品、金融活动真正地为实体经济发展、为经济结构调整、为各主体创业创新、为企业提高竞争力、为居民实现财富安全有效管理服务,形成与实体经济相得益彰的平台、机制、规则。


  那么,金融机构、金融监管者、金融市场的参与者,都应该本着负责任的基本态度,依法办事——依法实现利益,依法协调矛盾。法律法规明确了的事项,就按法律法规的规范去做,不能够挑战法律法规的权威;同时,法律法规总有不完备之处,总有滞后于市场的脚步之处,那么,各方面还要遵循基本的道德准则。金融市场要“德法兼修”,要坚持依法治市和以德治市相结合。


  我们要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做好金融安全稳定工作,促进金融更好更优发展。要通过深化改革,实现“十三五规划”的各项金融发展任务。


  第三,积极规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是一项历史性任务,要继续做实做好。


  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就维护金融安全提出6项任务,第四项是“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金融环境,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积极规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扩大直接融资,加强信贷政策指引,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先进制造业等领域的资金支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的“积极规范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扩大直接融资”,明确了资本市场下一阶段的工作方向。


  央行行长周小川今年3月20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提到,关于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观点有不同。他认为,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实际上可以分三类:即金融业和实体经济之间可以是双赢局面,也可以是零和博弈,也可以是双输局面。对于中国来讲应该做到什么样,至少可以有一个初步的结论,就是如果金融业不能够更好地发展,提高更普遍的金融服务,同时提供更加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那么实体经济就会受到限制。


  笔者赞同周小川的分析,这是因为:其一,我国长期以来保持较高的储蓄率,2016年我国总储蓄率为46%左右,其中居民部门为35%以上。储蓄率高,全社会债务融资就会偏高。我国企业债务率高于其他一些国家,即与此相关。其二,非金融企业债务率高企导致宏观经济风险,需要加快解决。中央确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任务之一就是“去杠杆”,指向十分明确。


  而解决上述宏观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失衡问题,就需要壮大资本市场规模,扩大居民股本投资的比重。历经38年改革开放之后,民间积累的财富有所增长,居民资本意识显著增强,这为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创造了条件。通过完善资本市场各项制度建设,加强监管,改善服务,吸引更多民间资本以直接和间接方式(基金)参与股市,是既定的目标,也是历史性任务。


  按照中央部署,资本市场发展要继续落实好“五个坚持”,即坚持依法、从严、全面监管的重要理念,坚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基本底线,坚持把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放在突出位置,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着力提升资本市场国际竞争力,坚持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根本宗旨,协调推进改革稳定发展和监管各项工作。



中国金融智库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投稿启示 - 法律声明 - 免责条款 - 隐私保护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zgjrz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05133号
版权所有:中国金融智库 sitemap
中国金融智库法律顾问:海勤律师事务所 王勇 合伙人 律师
中国金融智库 电话:8610-56225227/28/29/30 传真:010-51017316